比奇屋 > 六零小娇妻 > 367阳光也有照不到的地方
    沈娇叹了口气,对郝玉华说道:“别说了!”

    她不喜欢干这种剜人伤疤的事,想来这种被剜伤疤的感觉不会太好受。

    郝玉华轻声哭泣着,小声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看不起我,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可我真的好想离开那里,能够有个新的开始!”

    “这个男人同你是什么关系?看起来他同你关系匪浅呢!”韩德芙问道。

    “不,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只同公社书记……”郝玉华不断摇头。

    “那你刚才为何不呼救?这里离大街并不远,只要你大声呼救,肯定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巷子的。”韩德芙冷声道。

    郝玉华嘴唇哆嗦着,小声解释:“他是我以前下乡呆的村子的二流子,经常纠缠我,我没理会他,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我身上的痔,我对天发誓,我要是同他有一点关系,就让我不得好死!”

    “既然你同他没有关系,你有什么好害怕的?”沈娇不解。

    “他一见面就说我同公社书记的事,还说如果我不顺从他,就要去我学校宣扬我和公社书记的事,我害怕……”

    郝玉华恨恨地看着地上的男人,原本她以为远离了那些痛苦和黑暗,可这个无赖却重新唤醒了它们!

    韩德芙还想说什么,沈娇扯了扯她的袖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郝玉华的想法并不难理解,迫于无奈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可她又不像其他人那样能够做到洒脱,她比谁都要在乎这场交易!

    甚至可以说在她心里,这就是一场耻辱,永远也抹不去的耻辱!

    所以她才会害怕这个男人威胁,害怕被同学们知道她的历史!

    也难怪郝玉华平时总跟隐形人一般,想来她早就将自己的内心封闭了吧!

    韩德芙走到男人身边,一脚踹向他的下巴:“说,你怎么知道郝玉华身上的朱砂痣?”

    男人疼得死去活来,本想抗住不说的,可韩德芙脚丫子一抬,他立马就吓得说了。

    “我以前偷看过她洗澡,看得清清楚楚的……”

    “啪”

    韩德芙一脚踢在了男人脸上,男子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她同公社书记的事的?”韩德芙再问。

    “我猜的,这些年村里去上大学的女人十个有九个都是那样得来的大学名额,郝玉华她家里没啥门路,除了这条路,她没别的路能走,这事我们村里人都知道!”

    郝玉华的小脸又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沈娇看了她一眼,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以前她隐约听马杏花和史红梅说起过这类事情,当时她也没怎么在意,只觉得这种事情离她太过遥远,她犯不着去关心!

    可现在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她的面前,她是真觉得气愤!

    同时也觉得庆幸!

    若是她没有韩齐修的保驾护航,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遭遇等着她呢!

    “德芙,这个流氓怎么处置?”沈娇厌恶地看了眼地上的男子,实在是很不甘心放过这种流氓。

    韩德芙眼睛转了转,说道:“还是送公安局,让他去牢里呆着!”

    “不要,他会把我的事全说出去的,这样我就没脸做人了!”郝玉华哀求道。

    韩德芙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他无凭无据一通乱说,谁会相信他的鬼话?你只要自己咬死不承认不就得了,就你这没出息的样,还有胆做坏事?”

    沈娇也劝道:“德芙说得没错,捉奸拿双,你不承认就行了,公安局抓贼还得讲究证据呢!”

    郝玉华神采渐渐恢复,似是走出了死胡同,想了许久,咬牙点了点头。

    “好,就送她去公安局!”

    “这才对嘛,对坏人退缩就是在纵容坏人,呆会你就一口咬定这个男人对你耍流氓,还诬蔑你,其他的事一句都不要多说!”韩德芙教她。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郝玉华感激道。

    “谢就不必了,以后自己腰板挺直就好啦!”韩德芙意味深长地说着。

    郝玉华神情微变,随即变得坚定,用力点了点头。

    巷子不远处就有纠察队的办事处,郝玉华同沈娇及韩玉华沈娇交换了眼神,冲出了巷子喊道:“有流氓,快来抓流氓啊!”

    这个时候的人民群众可都是很热心的,不管男女老少,听到郝玉华的叫声,个个都热心地赶了过来,冲郝玉华问道:“流氓在哪里?”

    “在那里面!”郝玉华假装害怕往巷子里指了指,一伙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

    男子的手脚下巴都被韩德芙接上了,沈娇和韩德芙假装不懂功夫,拿着包不断地冲男人头上砸,沈娇包里装了空饭盒,砸得咣当响!

    “姑娘,别砸了,再砸就成脑震荡了!”

    闻声赶来的人看得啼笑皆非,这俩姑娘这么彪悍,流氓哪里还有抵抗之力嘛!

    “救命,她们要打死我,救命!”

    男子见到这些人就跟见到救命菩萨一般,热泪纵横。

    “打死你个臭流氓!”

    沈娇看见这男人就来火,拿起包包又砸了下去,男子后脑勺多了个包包。

    郝玉华带了两个系红袖章的男人过来了,言简意赅地将男子的流氓行径说了,男子还想故技重施,说郝玉华是破鞋。

    沈娇抢先道:“同志,这个流氓太可恨了,耍流氓不成还故意诬赖我同学是破鞋,说要是不从了她,就上学校去造谣,说我同学作风不好,你们说这个流氓可恨不可恨?”

    “太可恨了,这种败类就该送去劳教!”大家愤愤不平。

    人言可畏,且国人大都信奉无风不起浪,还说什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这男人要是上学校里乱说一通,这位漂亮女同学的遭遇可想而知了!

    口水唾沫都会淹死她!

    “姑娘你是好样的,对于这种流氓就不能软弱,我们要坚决同罪犯作斗争!”红袖章男人不吝赞扬。

    没有一个人对沈娇她们的话怀疑,三个漂亮的女大学生,男人长得这种磕碜样,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谁的话更可靠?

    这还用说嘛!

    男子被两名红袖章带走了,并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准备将他交给公安机关严肃处理,想来正愁无法凑足流氓罪名额的公安局,一定会非常欢迎这位流氓同志的加入滴!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