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武林纪元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老幺的碾压战斗
    经过比赛服的磨练,速度的降低却让‘屈小政荡阿荡’的动作越来越流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总是能够做出最好的攻击。比如说和‘巴里’的这短暂的交手里面,‘巴里’身为御系的玩家,巨剑的挥舞在不破甲的情况下更多也仅仅只是能够带来简单的冲击而已,而无法造成真正伤害数值的效果,完全发挥不出御系面对隐系的优势。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其去浪费力气发动短距离的攻击,还不如直接贴着对方暴露出来的破绽来攻击,并且借助一次腿击横扫而去引发更有利的推力。不过,就算是这个样子,隐系的肉搏战斗依然是无法对身为御系的玩家造成太高的伤害数值,因此这样的攻击之后,‘巴里’就地的朝着后方滚动过去顺势爬起身子来。

    “可恶,你这个家伙!”

    ‘巴里’的脸庞上满是铁青的愤怒说道,‘巴里’看着先前跟着自己的人,无疑脸庞上的愤怒也是有着惊诧之意,这两个人都是lv80阶段的玩家,居然直接就被‘屈小政荡阿荡’一开始就秒杀了!而如果不是‘屈小政荡阿荡’先解决了那两个人后再攻击他的话,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是很难从这位手持匕首攻击的隐系死神手上逃出。

    实际上,哪怕是lv80阶段的玩家也还是分pvp方向和pve方向的,因为《神殇》这个游戏击杀玩家是没有经验值奖励的,也就是《神殇》官方是不鼓励玩家去这么做的,所以要升级的话还是需要前往野外区域、副本闯关以及活动升级。所以就算是能够升级到lv80的阶段,也致使代表玩家的天赋技能的确是有过人的地方,但是是否因此而擅长pvp方向的战斗完全就是两说的事情。

    “我还在想如果就这样结束未免太没趣了点。”

    ‘屈小政荡阿荡’淡淡的笑着说道,然后便是做好了准备攻击的姿势。不过这次,‘巴里’已经是开始堤防‘屈小政荡阿荡’他出手的准备了,于是乎‘巴里’便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让自己背对着后面的墙壁,让‘屈小政荡阿荡’没办法身闪到自己的身后。

    “不错嘛,还蛮聪明的。”

    ‘杯酒困英雄’此时看着‘巴里’的动作倒是笑了笑的说道。

    “当初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遇到这样的对手或者是野怪b我都是会选择贴着墙体来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现在回想起来倒是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是比较愚蠢的。”

    ‘从温久事’见状倒是有点似曾相识一般的说道。

    ‘黯夜’则是偷笑的说道:“没事,这些毕竟都是经历来的。”

    ‘屈小政荡阿荡’对于‘巴里’的动作倒是没有过于的介意,双手缓缓的落在了匕首的把柄上,一个身闪便是直接来到了‘巴里’的面前,但是这次‘巴里’可是早早做好了准备,双手握在了巨剑上朝着暴射而来的‘屈小政荡阿荡’天灵盖上方斩落而下。

    但是‘屈小政荡阿荡’致使轻巧的侧开身子躲避开之后便是双手将握住的匕首抽出,利用匕首把柄的位置敲击在了‘巴里’的脑袋瓜上,‘巴里’顿时便是闷哼了一声,一股眩晕质感便是涌上了心头而后陷入了短暂时间的迟缓负面状态效果当中。

    而‘屈小政荡阿荡’则是继续保持着攻击的姿势,似乎已经是进入到蓄力的状态当中了,接着‘屈小政荡阿荡’赶在‘巴里’从迟缓负面状态效果当中恢复过来之前,两把匕首合成了宛如弯月般的三尺长刀,重重的挥动长刀斩落在‘巴里’的身躯之上,然后转身又是一记刀斩,接着疯狂的连续刀斩便是接连不断的落在了‘巴里’的身躯上,最后才帅气的甩了甩手中的长刀拆分回两把匕首插入回腰间上的匕首袋内。

    这个时候,‘巴里’在‘屈小政荡阿荡’的两把匕首插入回腰间匕首袋内的瞬间便是“噗哧”一声响起,血量值直接是受到了一大截的削弱下降,然后身形不由得颤抖起来缓缓的朝着后方继续后腿,然而后腿两三步的时候那身躯上的刀光还时不时的冒出。

    ‘屈小政荡阿荡’那双眼眸忽然流转了明显的寒芒,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之间都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给你见识见识我的新天赋技能。”

    ‘屈小政荡阿荡’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随后所有人都是清楚的看见‘屈小政荡阿荡’的右手五指合并呈现手刀的姿势,右手手掌更是弥漫了一片血光,阵阵的狼嚎之音响起。

    “隐诀七杀·破军”

    咻——

    下一刻,‘屈小政荡阿荡’的身影便是化作了一道血色狼影朝着‘巴里’撞击过去。

    “啊!”

    ‘巴里’发出了震耳欲聋一般的惨叫之音,被血色狼影的攻击所命中,那狂暴无比的刀光更是顷刻间暴涌而出疯狂的落在‘巴里’的身躯之上,而后利用这股恐怖的撞击之力,‘屈小政荡阿荡’直接是将‘巴里’狠狠的撞击在了客栈的墙壁上,而客栈的墙壁也是在‘巴里’撞击上的霎那浮现出了宛如蜘蛛网一般的狰狞裂痕,碎石也是四溅开来,当那股血色狼影化作雾气消散开的时候,墙壁上也已经是清楚的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痕,而在凹痕当中依然还有着锋锐的刀气冒出。

    “实在是不好意思将你们客栈的墙壁给弄坏了。”

    ‘屈小政荡阿荡’的神情也是从先前那一抹冰冷之意中缓缓的平静下来,双手抱拳说道。

    客栈里目睹了这一场碾压级战斗的几位客栈员工都是不由得纷纷笑起来的说道:“不用道歉,反过来我们还需要谢谢你出手帮我们将这个混蛋恶棍给解决掉了呢!”

    “就是就是,因为这个恶棍一直是堵在我们客栈的门前很长时间了。”

    “这个恶棍不让我们做生意就算了,这段时间堵门的时候还不断欺负我们,而我们又打不过他,也只能是忍受。”

    “…”

    一下子,所有客栈的员工都是对着‘屈小政荡阿荡’笑着感谢的说道,眼眸当中充满了浓浓的感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