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进击在名侦探柯南 > 第906章 皮一皮很开心?
    ………

    “还需要我特地,跑到这里来解决凶杀案,这也有点太奇怪了吧?”

    想起整件事情,虽然到最后的关头太一自己直接出了口气,但是还是觉得非常的难以忍受,如果不是,柯南这个小鬼对着自己生拉硬拽的话,怎么可能会坐上这两个人的车子。

    要知道,就连最后的关头送小哀回去,都不是自己做的,好好的一个完美的假期,结果在最后的关头就这样,因为柯南给泡汤了。

    “真的是十分的不好意思,这条路是一条进路,所以我们能够~~~”

    看着那位被太一一腿,给撂倒的墨镜女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回答自己的这些话语,太一完全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已经跟你过来了,那么差不多你就可以说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还有你说的那个被血,给涂满的红色墙壁之谜到底是什么东西?”

    其实猛地听到了这两位小警察,所遇到问题之后,太一完全没有想到,竟然牵扯个这样的一个事情,如果不是后来了解的话,还真的以为是整个墙壁都被人给涂上了血了。

    “被血涂满的其实是我们自己所称呼的,具体的事情是~~~”

    “好了,现在先不要说!”

    还没有,等那个带着墨镜的女人,刚刚把话给说完的时候,那个满脸胡碴的帽子男,竟然直接就制止了起来。

    本来太一,还以为这个男的对于自己,刚刚给他踢晕的这件事情,存在着什么别样的小心思,但是没有想到,他在这个时候,竟然扭了扭脖子之后满脸认真地说道。

    “先入为主的想法会影响你们的判断,到了现场之后,你们亲眼所见,才会对于整件事情有着自己的判断,所以我们才会特地的请人来到东京,想要解决这个事情的。”

    解决事情到了最后结果,就是把太一也给解决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因为柯南强烈的要求,再加上刚才直接把这两个人又活活生生的给揍了一顿,结果还抱着他大腿苦苦哀求,他才不会来到这里呢。

    “那我说你至少可以告诉我,我们现在到底要去什么地方,这是可以的吧?”

    “我们要去的就是在这个森林里面盖的一栋老房子,名字叫做希望之馆。”

    “希望之馆这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太一情不自禁的愣住了,本来还是一个小事情,但是能够在自己的记忆里面留下了印象的,绝对是让人非常深刻的一件事儿。

    也许是听到了太一坐在后排的自言自语,就看到前面那个胡茬男,语气严肃的说道。

    “也只是到三年为止,也就是再说三年前有一名女子,可怜的遗体在这栋房子的仓库里面被发现了,住在这一带的居民便开始怎么叫它了。”

    “那种没有任何希望,绝望的死亡之馆。”

    太一:“………………”

    虽然知道里面绝对会很有故事,但是取个名字都如此的富有内涵,太一也是觉得没有谁了,还弄了一个死亡之馆。

    这来到了森林里面的这间房子之后,虽然看起来让人感觉到非常古老,但是还是一栋非常气派的房子,建筑当年可想而知,绝对是花费了巨大的功夫。

    看着太一站在那里,满脸称赞的表情之后,那位胡碴男,用着一副感叹的语气介绍着说道。

    “听说这栋房子原本就是一个非常有钱的富翁的别墅,所以里面还是非常不错的。”

    “这位小姐姐,你先过来一下~~~”

    那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如今再把眼镜给去掉了之后,除了眼睛乌青一块之外,其实还是十分耐看的,就看到这这个时候的柯南小声的对着她说道。

    “你们本来的时候,去请毛利小五郎叔叔帮忙,如果没有遇到太一哥哥之前,那么不会觉得非常的丢面子吗?”

    “哦,你说这个呀,其实里面因为有着另外一个不服输的家伙呀。”

    “这么说来里面,另外存在的一个也是警察了?”

    看着眼前看来这个小鬼,十分快速的理解了这些话里的意思之后,这个带着墨镜的女人直接笑着点了点头,也就不自觉的多说了几句。

    “那个家伙可是和警署总部的警察有所不同,那个人也是负责管辖这一代的警官先生哦。”

    “如果是地区性的警官,跟总部的警察好像不需要较劲的吧?”

    眼前的这两位虽然是从警察总部过来的,但是,调查一个问题,也不需要跟地方的人员闹起来,这么严重的事情吧。

    看着到了现在,仍然没有想通的柯南,就看到眼前这位戴着墨镜的女人,竟然直接开心地笑了起来。

    “那一位可是和啊杆从小学时代开始就是同学,好像不论什么事情都需要跟他进行一较高下,而且它不只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今读大学的法学系毕业,连考试都没有参加,就用非公职的人员员进了总部。”

    “这么说来的话,其实你们原本都算得上是同事了?”

    “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其实那个人和啊杆一样,有着一个叫军师的名字哦。”

    “你在那里干什么?我们都要进去了!”

    “来了~~~”

    即使被那个胡茬男给催促了一句,但是女人八卦的天性,促使着这位戴着墨镜的女人在临走之前,竟然用对着看柯南又多说了几句。

    “你要知道,啊杆只要一遇到那个人,可就会变得热血沸腾,因为好像从来没有赢过她,所以你们千万一定要帮帮他哦,因为这一次依赖的好像并不是旁边的那位太一哥哥,而是你江户川柯南呢!”

    柯南:“…………”

    “为什么这个地方会被称作为希望之馆,让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吧,因为建造这栋公馆的有钱人,用这个老房子,以几乎等于是,免费租用的超低价房租租给他看中的。”

    “拥有各式各样才能,可是却没有钱的年轻人们,直到他们的梦想实现为止。”

    听到了这里之后,太一总算是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毕竟按照这样说才对嘛,如果真的死亡之后还叫着这个名字,实在是也有点太隔应人了。

    “不过,原本还会偶尔回来看看的,那位心地善良的有钱人,也在办完这个,别馆之后转让给这些年轻人的手续之后,就因病过世了。”

    “而那些被资助的人,也在这两三年能够自食其力之后,纷纷离开了这个地方,从5,6年前开始,这里就只住着一对当年在这里相识,结婚的夫妇。”

    “给他们看一下住在这里人的那些照片吧!”

    “嗨!!!”

    就看天王的那位火叉男所说的话,之后,一位带着墨镜的女士直接拿出了一个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了一沓照片,嘴里面解释的说道。

    “这就是那六个人的具体样子,您可以先看一下,至于在最上面的那张照片是插图画家,明石周作先生。”

    看着直接留着一个长辫子的男人,太一直接点了点头,毕竟这种样子的确很符合他心目中画画的这种人类。

    “第二个是一个演员,第三个是一个家,第四个是时尚设计师,以及作家,还有最后一个则是音乐家。”

    看着一沓照片放在自己面前之后,整个这些人全部都非常的具有特色,不过仔细看看,太一却感觉到有点挠头。

    “怎么这些人,我感觉好像听过他们的名字,又好像没有听过呢,这怎么一回事?”

    说完了这些之后,太一随意了,就把这些照片,递给了旁边已经有点猴急的柯南,毕竟这小鬼因为身高的缘故,对于这批照片,早都想看了。

    “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从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我就十分的好奇了,你们能不能给我说一下,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一边在说着这句话,太一直接走到门前,用手指了指,有一块像是正方形一样的东西。

    “这个房门的上面,好像是曾经贴上了色纸之后又被撕下来某种痕迹,而且看上去的话,这里房间的房门,每个上面都有这样的痕迹哦?”

    “我想这是因为根据颜色用来区分的吧!”

    “嗯?用颜色来区分?”

    在听完了柯南嘴里面所说的这句话之后,太医仔细的有关,看一下各个的房门,直接了然的点了点头,他这下子总算是想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就看到柯南在这个时候接着说道。

    “我想一定是贴上了各种颜色的纸,可以用来作为自己房间的记号吧,因为六个人的名字都是带有颜色的呀。”

    如果按照这六个人名字去看的话,明确的顺序排列就是红色,绿色,蓝色,黄色,桃红色还有白色。

    “你还真的是十分的厉害呢,柯南!”

    看着眼前这个小鬼表现得毫不在意的这种模样,太一有点不屑的撇了撇嘴,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再推理这方面,他的确是目光比较敏锐。

    “不只是房间而已,这六个人,好像连其他的事情,也都是用颜色来区分的。”

    他听完了柯南所说的话之后,那个胡碴男直接从自己的口袋里面,又掏出来了一张写满了笔记的纸,放在了大家的面前。

    “你们看这个东西,这样是从这栋房子的仓库里面找出来的,煮饭值班表上面写的都不是这六个人的名字,反而是颜色的代表。”

    “所以我们从这上面推断出来,也许他们在实际的生活当中,也是用颜色来互相称呼对方的。”

    在听完了,他们介绍到这里之后,太一觉得现在应该进入正题,毕竟来到这里不就是因为死了人了,所以就看到他在这个时候说道。

    “死者的房间到底是哪一间,可以让我们先进去看一下吗?”

    “是这一间,请你们跟我来~~~”

    就看到在这个时候,那位胡茬男歪着个脖子,一扭一拐的向着前面走去,不过,正走着的时候,太一对于前面放在了走廊上的东西,感觉到有点好奇。

    “那辆推车上面堆着的纸箱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里面的东西装的当然都是输了,因为里面全部都塞满了书,所以相当的重。”

    “这个房间朝外推开的房门,就是被这个手推车给堵上的,为了让房间里面的人到死都没有办法走出这个房间。”

    在走进了之后,太一打量了一下,发现装满了书的那个箱子,竟然有将近2米的宽,1.5米的高,而且还把走廊给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等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瘦的皮包骨头,并且被活活的给饿死了,就在这个房间里面。”

    如果说让别人的死法,最为让人惊惧的话,眼前的这个案子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案子。

    本来活生生的把人,困在房间里面给饿死,就已经让人觉得十分的让人害怕,结果没有想到打开了房门进去看了之后,竟然整个墙壁都被血给涂红了。

    “让人害怕的红色墙壁的房间就是这个了!”

    “这玩意不会都真的是血吧!”

    本来啊,对于整个墙壁给涂满了血的这件事情,感觉到十分惊讶的太一,仔细的看过去之后,觉得这种气味还有颜色有点不对劲。

    被先入为主的这种观念,给误导了之后,所以认为就是血,不过,在仔细的看过去,发现地上却有个喷漆桶,所以应该是红色的油漆,喷到了墙壁上造成的。

    “这间房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先不说墙壁上这种红色的油漆,就连地上摆放的这一白一黑的两个椅子,都像是特地涂上颜色,用钉子固定在地板上的样子?”

    在进入了这个房间之后,太一感觉的浓浓的好奇浮了上来,再加上隐隐约约的有点印象,所以对于这个案子,太一忽然觉得有那么一丁点意思。

    “那个死者难不成就是坐在这椅子上面,被别人给杀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