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权色隋唐 > 第519章 赵飞燕的直觉
    惊疑犹若乌云盘恒在心头,让周成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变得压抑起来。沉默良久后,他才沙哑着声音抬起头,“不管怎么说,你能活着都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只可惜这里不是洛阳,否则取来些好酒,今日你我对饮不醉不归岂不快哉?”

    “呵呵,你的五粮液确实是世间数一数二的美酒,若能饮个痛快,此生当是无憾。”赵飞燕晃了晃酒壶,神色间闪过一抹惋惜。“

    既是如此,为何又急着要走?天大地大再相聚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不如就乔装打扮留在我身边,等我解决此间事情再同往洛阳?”周

    成微笑,目光温和犹若盛世大贤。这

    年头行走江湖实在太危险了,不忽悠个高手在身边,当真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不了。”“

    为何?长孙瑶也在此处,你不是想让她做青莲教主吗?趁着这个机会处理此事,倒也不算是浪费时间。”周成深吸口气,正准备继续开口,就见赵飞燕摇了摇头,脸色平静道:“我知道她在,但是,没有时间了。”

    “什么意思?”周成挑眉,神色疑惑。

    “我最近一直有种预感,很不好……”

    “啥预感啊?大凶之兆?”周成嗤笑,同时很猥琐的扫了眼赵飞燕胸口。嗯,虽然还是一身男装打扮,但那丰腴曲线却是依稀挺翘,不愧是功参造化的高手,身材比例完美的甩出后世超模八条大街、

    “大凶,算是吧。”赵

    飞燕没有理会周成的猥琐,仰头灌了口酒水,便眼神有些迷离道:“这一次虽然有了其余,侥幸未死,但大限将至的感觉却从来都没有消失。似乎在无尽的黑暗中,有着极大凶险在不停逼近。想要躲过这灾,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所以,我决定离开中原。”

    “离开中原,就能避过这次灾难?”

    周成眼神一闪,眉宇渐渐变得凝重。正

    所谓秋风未落,蝉已先觉。像是赵飞燕这种境界的高手,对危险的预知比常人敏锐百倍不止。所以,她说出这种话来,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留在中原必死无疑,出走远方,应还有一线生机。”

    赵飞燕沉声道。

    大帐瞬间变得安静,周成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得起身将对方送到帐前,“需要我帮忙吗?”“

    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赵

    飞燕突然笑了,犹若百花盛开,让昏暗的营帐都变得明媚许多,“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如果有可能,将我前番拜托你的事情完成了就好。如飞燕不死,将来必会寻你,坐在那洛阳城头喝个不醉不归……”“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赵

    飞燕伸出小手,和周成轻轻对击了下,转身便融入到无尽夜色中。…

    …明

    月隐在云后,点点繁星消失。呜

    嗷!一

    声鹰鸣划破天空。方

    平之站在营帐外,目光阴晴不定的凝望着苍穹。“

    方师收得佳徒,何以神色郁郁。”轻

    笑声中,李建成一身铠甲跨步而来。对于他的出现,方平之似乎没有太多意外,叹息一声,便收回目光,“世子今日前来,可是为了秀宁小姐之事?”“

    父王不在,三妹之事自然需某做主。”

    李建成淡淡答了句,便很快将话题转了回去,“不过,在此之前,某还是想知道方师为何不快。”

    “若世子执棋与人对弈,却失手将子落于盘中,你将作何想之?”

    “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只要落子正确,想来也无伤大雅。”“

    若此次失手,是因为这颗棋子自己挣脱呢?”方

    平之眯起双眼。

    “自己挣脱,呵呵,棋子之所以为棋子,就是因为它便于掌控,若敢不知死活挣脱棋手……”李建成先是失笑,但旋即眉头就忍不住皱起,“方师是指张无忌?”

    “老朽也不知晓,但此次事情,却是有些匪夷所思。”方

    平之叹了口气,明显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嘴角一勾,重新露出微笑,转身将李建成请进营帐内,“关于秀宁小姐之事,世子深夜造访,可是已经有了主意?”“

    方师不是外人,某便直接说了。三妹与柴绍,早已貌合神离。此次柴绍不幸染疾而亡,对李阀而言虽不是好事,但对三妹而言却是一种解脱……”“

    既然不是外人,又何必遮遮掩掩的说话。”方

    平之笑着摇摇头,“有什么想法,但说便是。”“

    与柴氏联姻,三妹付出了许多。她已经不欠李阀什么了!接下来打天下,便是靠某等男儿真刀真枪的拼杀,所以,某希望方师可以帮忙说服山东豪门,让三妹自己去选择接下来的生活……”